首页 >> 最新文章

油企加快走出去步伐吉普配件

文章来源:筛选机械网  |  2021-01-13

油企加快“走出去”步伐

油企加快“走出去”步伐2012-04-09 海外环境的动荡并未能阻止中国油气企业“走出去”的步伐。2011年,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油企海外油气权益产量首次突破8500万吨台阶。海外环境的动荡并未能阻止中国油气企业“走出去”的步伐。2011年,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油企海外油气权益产量首次突破8500万吨台阶,版图进一步扩张;与此同时,民营企业海外油气收购取得了突破,并在拉美频频“试水”。

但不容忽视的是,随着我国油气对外依存度的日益上升和外部环境因素不确定性的增加,2012年我国油气产业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业内专家认为,中国油企要想“走得更远”,必须适时调整能源战略,最大程度地规避各种风险。

中国油企力拓海外版图

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提速,中国石油企业海外拓展步伐不断加快。据中国石油企协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彭元正介绍,2011年,受中东北非地区的剧烈政治动荡影响,中国石油企业海外并购活动虽出现回落,但海外油气产量保持快速增长,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大油企海外油气权益产量首次突破8000万吨台阶,合计产量约8500万吨油当量,同比增长超过10%。

中国油企海外油气投资额快速增长。三大油企去年对外投资额近300亿元,同比增长25%。其中,中石化与缅甸签订了投资超20亿美元的中缅油气管道合作项目,与沙特阿拉伯的合作则延伸到了炼油项目。截至目前,中石化海外项目已达47个,分布在18个国家,在非洲、美洲、中东等地都拥有权益。中石油也频频出手,与加拿大、缅甸、沙特阿拉伯、俄罗斯等多个国家展开了广泛的油气合作,而且在中东地区再有斩获,2011年9月,在阿富汗政权变换10年以来的首次油田开发对外招标中,中石油击败竞争者获得其北部三个区块的油田开采权。而中海油则以与加拿大尼克森公司合作获得墨西哥6处深海油气田的开采权展示了自己的海外抱负。

进入2012年,三巨头的海外并购热度不减。开年伊始,发改委就核准了中石油、中石化及中海油7个海外项目,包括中石油参与壳牌公司加拿大非常规天然气开发及LNG合作一体化项目,中石油乍得H区块勘探开发项目,中石油投资阿富汗阿姆河盆地勘探开发项目;中石化收购加拿大日光能源公司项目,中石化收购壳牌公司喀麦隆资产项目;中海油收购加拿大欧普提公司项目,中海油收购图洛公司乌干达1、2、3A区块各33.3%权益项目。

记者注意到,目前中国油气产业的国际合作方式更加灵活,合作领域更加广泛。海外并购中,页岩气、油砂等非常规油气资源项目以及深水资产受到更多青睐。而且除了上游的油田勘探开采之外,产业链也在向下游延伸,包括管输、炼化、物流、销售乃至市场分销领域即加油站。此外,为了增大海外并购的成功率,中国油企与海外巨头的联动越来越多,中石油与壳牌、中海油与英国石油公司的合作都是成功案例。

民企“走出去”试水拉美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中国民营石油企业开始加快“走出去”步伐,在海外油气收购上取得突破。

据彭元正介绍,2011年汪和罗石油控股公司在美国成功收购页岩气项目,成为首个进入北美油气领域的中国民企;新疆广汇集团继2009年收购哈萨克斯坦斋桑油气区块之后,于2011年6月启动了与之配套的新疆吉木乃天然气输气管道,这是中国首个由民营企业投资建设的跨国能源通道项目。

民营企业的海外投资并不止这些。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会长张跃在2011年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年会上透露,“石油业商会有两位副会长在新加坡拥有6艘30万吨油轮,世界范围内建了1300万立方米的油库,一年销售额达到1300多亿……在文莱,中国一家民营企业建成了1000万吨的炼油厂,现在还在扩建二期工程,这也是目前我国民营企业在国外最大的一笔投资,达到40多亿美金。”

同时,随着中拉能源合作的全面展开,民营油企也将目光投向了这块市场。2011年石油商会组织多位民营石油企业家奔赴拉美考察,与巴西石油公司计划在盐下层石油开采、港口建设等项目中展开合作,投资或达2240亿美元。而石油业商会与哥伦比亚石油开采商会、石油服务业商会确定了长期合作关系。古巴、厄瓜多尔、乌拉圭等国也纷纷抛出“橄榄枝”,吸引中国民营油企的投资。

今年民营油企加速海外投资步伐。2012年1月,广汇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总计2亿美元认购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阿尔加里海天然气有关公司的股东增发新股,从而间接拥有男依玛谢夫油气区块51%的权益。2月份,作为油田技术综合服务供应商的杰瑞宣布拟对加拿大油气开发项目投入资金3000万美元,以延伸公司油气产业链。

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认为,面对油气市场国营油气企业独大、竞争难度加大的局面,民营石油企业应该加快“走出去”的步伐,这不仅是外部环境的客观要求,也符合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内在需求。当前阶段国际油价基本维持在90美元左右,石油利润依旧可观,全球油气资源开发投资尤其是海洋油气资源以及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开发,进入一个新的快速发展阶段,这对民营油气企业来说,是走出国门的良好机遇。

适时调整战略规避风险

“安全与地缘政治风险是最大的挑战。”谈及2012年中国油企“走出去”之路,绝大多数的业内人士都这样认为。

由中国石油企协和中国石油大学油气产业研究中心编著的《中国油气产业发展分析与展望报告蓝皮书》显示,去年我国原油净进口2.5亿吨,对外依存度达55.2%,同比增加1.5个百分点,主要进口来源国达24个。

对外依存度的日益上升,意味着供应安全的风险越来越高。而且不容忽视的是,我国主要进口来源以及海外油气投资项目都在政治风险较高的国家和地区,2011年南北苏丹分治增加了中国海外油源的不确定性,利比亚战争更给中国海外油气战略扩张敲响了警钟。彭元正认为,今年将是中国油企产业更为艰难的一年。中国油企要想“走得更远”,必须适时调整能源战略,最大程度地规避各种风险。

董秀成对此持类似的观点。他指出,“走出去”的战略将持续下去,预计到2020年,中国海外权益油气产量将达到国内原油产量的一半。而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形势和投资风险,中国油企必须加快优化海外油气投资战略布局,加强风险防范。应该注重能源合作与能源安全并举,提高对外油气合作的成熟度,并加强与拉美、俄罗斯等资源富集国家和地区的合作,拓展中国对外能源合作的广度和深度。此外,在国家层面上,建立起海外油气资源投资风险体系和机制,将油气资源地区划分出风险级别,制定进入不同风险级别的国家和地区的安全防范措施和突发事件的应急机制。

此外,中国国家石油公司本身存在的管理和经验不足、技术竞争力不强、高成本高风险的投资风格、政策协调不力、各自为战,甚至内部互相竞争等问题,也影响到中国的对外能源合作。因此,彭元正建议,应重新审视和评估国家石油公司的对外投资和经营行为,在海外油气项目投资中,必须转变增长方式,突出以经济效益为中心,实行集约型资本运营战略管理模式。

“民营企业海外投资面临风险更大,在其自身做好功课的同时,国家相关部门应继续放开民营油企的海外投资准入门槛,并出台相应的鼓励配套政策,以支持民营油企进行海外投资。”董秀成表示。

java教学

安卓开发

前端和后端的区别

友情链接